山寨、低价中国到底有多少家华莱士?

不管是在十八线小城的街道上,还是一线城市的外卖平台上,我们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一家本土“洋品牌”——华莱士。

在许多麦当劳和肯德基都不愿光顾的城镇和村落,我们都能看见快餐先锋华莱士的身影。

作为乡村“肯德基”,价格杀手,快餐界的瑞幸,你可以说它没那么好吃,但无法否认它生意不好,更无法否认,它靠数量和下沉市场取胜,在麦当劳肯德基进军中国后,杀出了一条血路。

相信结果会让很多人都出乎意料:在中国,华莱士门店的数量,比麦当劳和肯德基加起来还多!

别看华莱士的分布范围不如麦当劳和肯德基,但放大之后,却能看到华莱士在许多非一线城市的数量都大超前两者。

实际上,早在2018年年底,华莱士的店铺数量就超过了万家。2019年年底,肯德基的门店数量超过6500家,截至2019年三季度,麦当劳的门店数量则为3249家。

一份专业餐饮研究机构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2018》中,华莱士的全平台总订单量排名位居第一,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正新鸡排分别排名二三四五名,华莱士成功挤下麦当劳肯德基,拿下行业第一。

2015-2019年,华士食品的营业收入呈上升趋势,但后期增势明显减弱,2016年度同比2015年度增幅最大,达到71.82%。

2015-2019年,华士食品的净利润呈上升趋势,2016年度同比2015年度增幅最大,达到121.02%。其中,2015年度净利润约为975万元;2019年度净利润达到5460万元。

华莱士用了17年,靠着单品立店、草根定位、拿来主义和群众路线,推出了很多适合下沉市场口味和价位的产品,并精准占领了这些地区的核心区域。

上世纪90年代,肯德基、麦当劳乘着一股春风,在中国一线城市遍地生花,甚至出现门被挤破的状况。

当时,在洋快餐的刺激下,国内掀起了一股有些头脑发热而又不知水深水浅的比拼洋快餐的热潮,不时有企业打出“挑战麦当劳”、“超越肯德基”的口号。

然而,一味的蜂拥而上以及盲然的冲动,让这些本不强大的企业又快速坠落,最为典型的案例便是红极一时的红高粱、荣华鸡等快餐连锁的快速兴起与快速消亡。

但与此同时,二三线城市虽然对肯德基麦当劳有所耳闻,但只能看着一线城市的人们吃,而四线城市更是难得听到它们的名字。

当时,干过8年会计的华怀庆刚好辞职下海经商,发现了二三线城市人们对肯德基、麦当劳的“趋之若鹜”。

于是他决定利用肯德基、麦当劳一时还没向二三线城市扩张的时间、时空差,模仿它们的产品和经营模式,抢占地、县级市场。

2001年,华怀庆和自己的哥哥华怀余凑了8万块钱,畅想着“华莱士以后要是能像肯德基那样在中国开上20家店,到时一人买一辆捷达!”,在福州师范大学门口开了第一家华莱士。

但理想和现实差距却很大,山寨毕竟是只是山寨,与正版之间肯定是有差距的,尤其是当对面怼着开了一家德克士的时候,华莱士的危机就来了。

华怀庆兄弟两决定重新定位华莱士,做不来高大上的肯德基,那就做低配的“山寨基”,果断推出“特价123”促销,即可乐1元、鸡腿2元、汉堡3元,结果第一天的营业额由平时的2000元增加至4000元,第二天达到6000元,第三天突破8000元。

说它是中国式西式快餐店,其又有一个非常西化的名字,甚至在企业介绍中,不言自身出处。

在产品种类中,又以西式快餐品为主,无论是薯条汉堡,还是可乐鸡腿,一应俱全,将西式快餐的格调和风格模仿得淋漓尽致。

就是在这样略带鬼畜的走位下,华莱士火了,它终于站稳了脚跟。随后,华莱士就靠着这个打法,迅速占领了二三线城市。

选择二三线城市,一是避免了成为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大佬的“刀下亡魂”,二是这些地方租金便宜,成本低,适合扩张。

而且二三线城市虽然人流量比不上一线城市,但是胜在肯德基、麦当劳数量不多,华莱士早期部署的抢占二三线城市的目的也基本完成,虽然会被其他店抢去一部分生意,但低价划算的华莱士也依然有人光顾。

此外,他们还缩减了门店面积,最开始模仿肯德基做的儿童乐园也被砍掉了,这样就节省了华莱士的空间成本。

肯德基在电视上网络上广告打得飞起,代言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这笔巨大费用,华莱士基本没有。

首先是炸鸡类产品的面粉的比例会更高,我们拿鸡米花举个例,面粉比例大概在30-40%左右。肯德基则在10%到20%之间。

其次,肯德基用鸡腿肉的地方,华莱士会选择鸡胸肉。虽然胸肉的油脂肉汁弹性会差,但是因为价格摆在那里,其实大部分人会不在乎的。

此外,肯德基是对产品大小有严格要求的,比如鸡翅就要求是35到40克一个。华莱士则会选择比肯德基小一点的,成本就会大幅下降了。

这样来看,华莱士像极了线下餐饮界的拼多多,靠着纯粹的低价,在巨头之间杀出了一条血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